首頁 > 黨史采擷
白求恩在中國抗日前線的戰斗蹤跡
日期:[2016/6/1] 作者:[寶山黨建] 閱讀數:

   白求恩是一位外籍共產黨員,參加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敵后抗日戰爭,用手術刀創造了救死扶傷的眾多奇跡,成為中華大地上家喻戶曉的“白衣英雄”。他那毫不利己、專門利人,對工作極端負責、對人民極端熱忱的崇高精神,已經成為中國人民的寶貴財富。白求恩在中國抗日前線的戰斗和生活中,留下了許多可歌可泣的感人事跡。但是,白求恩在抗日前線的戰斗行蹤,各地記載的資料,在時間上互有沖突,總的傾向是,多數地區都愿意把白求恩在本地區活動的時間說得長一點,例如有文章說,白求恩“到晉察冀后大部分時間在唐縣工作和生活”(筆者按:“大部分”等于九個月以上),從而造成了對白求恩行蹤記載上的混亂。因此,筆者對白求恩在晉察冀邊區抗日前線一年半的戰斗蹤跡,進行了多方考證,現將初步結果整理出來,敬請黨史專家賜教。

   筆者收集到的記載白求恩在華戰斗蹤跡比較系統的資料有兩件:一是白求恩基金管理委員會編輯發布的《諾爾曼•白求恩生平大事年表》(以下簡稱《大事年表》);二是1940年2月,晉察冀《抗敵三日刊》發表的《白求恩大夫在軍區工作經過》(以下簡稱《工作經過》)。

  《大事年表》與《工作經過》記載的史料,多數可相互印證,有的可互相補充,但也存在明顯的謬誤或不足。比如,兩件文獻都說,1939年1月“西線五臺石盆口戰斗打響了,于是他立刻趕回插箭嶺軍區后方醫院……一共施行了大小手術三百余名(例)”。石盆口是山西省五臺縣天和鄉的一個村莊。筆者查考了眾多戰史和地方志資料,“五臺石盆口”在抗日戰爭中從來沒有發生過戰斗,且軍區后方醫院所在地插箭嶺,在河北省淶源縣境內,距離山西省“五臺石盆口”數百里之遙,因而白求恩這次治療的傷員,絕對不是來自“五臺石盆口”。

  據此,筆者不得不擴大對白求恩在抗日前線活動資料的搜集范圍,包括白求恩本人撰寫的若干工作報告、信件和日記,很多與白求恩共同戰斗生活過的同志以及他們的后代發表的大量回憶白求恩的文章,《聶榮臻年譜》中關于白求恩活動情況的記載,等等。盡管如此,仍有個別情節難以準確判定。對此,本文作為“存疑”在文內注明,供讀者辨別。

   白求恩逝世三個月后,晉察冀官方報刊發表的《白求恩大夫在軍區工作經過》一文中,將白求恩在晉察冀的活動歷程概括為四個時期:“第一個時期……建立模范醫院”;“第二個時期……創造特種外科醫院”;“第三個時期……組織東征醫療隊”;“第四個時期……注意軍區整個衛生機關的全面工作”。

   以上四個時期,盡管是按“事件”區分的,但一個“事件”主要是在一個地區進行,與本文按“路線圖”形式考證白求恩的行動蹤跡,基本吻合。故筆者借鑒了《工作經過》的基本思路,將白求恩在抗日前線活動的區域,劃分為五個地區分別闡述。

在山西省五臺地區(屬于晉察冀二分區)

   毛澤東在《紀念白求恩》一文中說過,白求恩“去年春上到延安,后來到五臺山工作”。關于五臺山,毛澤東在會見白求恩時說:“中國有一部很著名的古典小說,叫做《水滸傳》。《水滸傳》寫了魯智深大鬧五臺山的故事,五臺山就在晉察冀……五臺山前有魯智深,今有聶榮臻,聶榮臻就是新的魯智深。”所以,白求恩從延安出發,經陜北、晉綏邊區進入晉察冀邊區后,首先到五臺山南麓的金剛庫村向聶榮臻報到。聶榮臻聘請他做軍區衛生顧問,他表示接受,并要求立即到醫療第一線工作。第二天,即1938年6月18日,由晉察冀軍區衛生部長葉青山陪同,趕赴30公里外的軍區后方醫院。醫院的520多名傷病員分別住在五臺縣松巖口村及其附近的河西村、河北村。白求恩先用一周時間對全部傷病員逐個進行了檢查,然后用四周時間為147名傷員做了手術,其中包括平型關戰斗中負重傷尚未痊愈的一一五師傷員。

  8月7日,白求恩到金剛庫村向聶榮臻當面提出,建立一個起示范作用的模范醫院,以便培養醫務人員。聶榮臻同葉青山商量后,同意了白求恩的意見,確定在軍區后方醫院第二所的基礎上改建,并聘請白求恩擔任院長。白求恩非常高興,在他組織領導下,動員軍隊和地方群眾的力量,開展了突擊性的“五星期運動”。9月中旬,模范醫院在松巖口建成,15日舉行了落成典禮。聶榮臻和晉察冀邊區政府領導人宋劭文、胡仁奎等出席,白求恩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聶榮臻致祝詞,并宣布了白求恩的院長任職。

   白求恩在創建模范醫院期間,抽空于8月下半月赴冀西巡回醫療約兩周,在阜平縣龍泉關召提寺、曲陽縣南家莊爾村、唐縣軍城等地,為部隊的多名傷員做了手術。

  模范醫院落成不久,日軍進攻晉察冀軍區,院址被燒毀。解放后,對于模范醫院存在的時間,史料記載不一,有的說7天,有的說10天,有的說13天。筆者考證,模范醫院存在的準確時間應當是半個月。根據是,日軍侵占松巖口的日期,應該是10月1日至3日之間。證據有二:一是白求恩從模范醫院寫給馬海德的最后一封信,落款為“1938年9月30日,于晉察冀邊區松巖口”。信中稱,醫院人員“已經撤到東部,現在是一個師的醫院。日本軍隊離此只有五十五里,我已經準備好參加流動手術隊到前方去,可能明天動身”。此信證明,9月30日松巖口尚未失守,敵軍尚在五十五里以外。

 

    微信
[打印]  [收藏]  [關閉]
   相關信息:
  毛澤東為什么一定要送毛岸英抗美援朝? [16/06/01]  
  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的前前后后 [16/06/01]  
  四渡赤水:毛澤東究竟神在哪里? [16/06/01]  
 
天天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