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黨史采擷
四渡赤水:毛澤東究竟神在哪里?
日期:[2016/6/1] 作者:[寶山黨建] 閱讀數:

  赤水河畔情報戰四渡赤水是1935年1月至5月間毛澤東與蔣介石直接指揮各自部隊在黔、川、滇交界地帶進行的一場斗智斗勇的殊死較量。較量以毛澤東指揮紅軍成功地突出重圍而告終,蔣介石千方百計要在赤水河兩岸圍殲紅軍的意圖化為泡影。

  這段戰史一直被歷史學界作為以少勝多、以弱勝強的典范加以研究。紅軍能夠迂回穿插,聲東擊西,突破了十倍于己的敵人的圍追堵截,靠的是什么?除了毛澤東高超的指揮藝術外,還有一個極其關鍵的因素,那就是當年紅軍已經掌握了作為國民黨軍隊最高機密的通訊密碼。

  1933年秋,廖承志從上海來到紅四方面軍,他帶來了中共中央給紅四方面軍的指示信和一本敵軍密碼破譯法。當年紅四方面軍負責接待廖承志的傅鐘回憶:“那本密碼電報破譯法萬分寶貴,敵軍的兵力部署和行動企圖,我們都了如指掌。

  1935年春天,當一方面軍為了沖破敵人的圍追堵截進行'四渡赤水'戰役時,情況極度緊張,常常難以架設偵察電臺,也多虧有了承志同志帶來的破譯法,才得以把我們的偵察電臺截獲的敵軍情報,按中央軍委指示,及時轉了過去。”(中國新聞社編,《廖公在人間》,40頁,1984年6月)“使中央紅軍取得了'四渡赤水'的勝利,終于跳出了數十萬敵人的圍追堵截。”(蒙光勵:《廖家兩代人》,暨南大學出版社,2001年4月)由于掌握了對手的密碼,紅軍輕易破譯了上自南京蔣介石下至戰場師團長的秘密電報,對其戰略部署和部隊動向全都一目了然,牢牢把握了戰場主動權。這就使得紅軍雖然人少裝備差也照樣能在戰場上聲東擊西縱橫馳騁,國民黨軍隊對紅軍的動態卻一知半解甚至一無所知,僅靠飛行員在空中肉眼偵察非但像霧里看花,更要命的是往往中了紅軍設下的圈套,偵察結果幫了倒忙。因此,從戰場信息掌控這一點來看,我強敵弱的形勢是顯而易見的。

  不知何故,對四渡赤水的研究幾乎都忽略了紅軍情報工作所起的重大作用,與之相關的史料也很罕見。不難想象,在當時復雜多變的險惡環境里,人數裝備均處于絕對劣勢的紅軍如果沒有出色的情報工作支持,再高明的指揮也無法避免盲人瞎馬的困境。以土城之戰為例,1935年1月下旬的土城之戰是四渡赤水的序幕。這一仗之所以沒能打好,并非毛澤東指揮不當,而是情報失誤所致。

  “毛澤東在向土城鎮行軍途中,同朱德、周恩來、劉伯承等商議,認為道路兩邊是山谷地帶,如果追兵孤軍深入,紅軍可以在土城以東的青杠坡利用有利地形,集中優勢兵力,圍殲川軍郭勛祺師。這場戰斗是由毛澤東提議而經紅軍總部決定的。”(金沖及:《毛澤東傳》(1893-1949),346頁,中央文獻出版社)在戰斗發動之前,“毛澤東首先了解了敵情。周恩來說:'先于紅軍進入赤水城的川軍2個旅對紅一軍團前鋒部隊進行反撲,阻止紅軍北進;另一部川軍2個旅尾追紅軍,其先頭已達土城以東地區。'毛澤東立即問劉伯承:'阻我渡江北進的川軍到底有多少?'劉伯承回答:'據偵察報告,約為4個團。''川軍既然只有2個旅4個團,那么,我們集中三五兩個軍團打它。
  '”(陳伯江:《中國土地革命戰爭》,212頁,解放軍出版社2001年1月)并決定由彭德懷統一指揮三、五軍團進攻。
 

    微信
[打印]  [收藏]  [關閉]
   相關信息:
  白求恩在中國抗日前線的戰斗蹤跡 [16/06/01]  
  毛澤東為什么一定要送毛岸英抗美援朝? [16/06/01]  
  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的前前后后 [16/06/01]  
白求恩在中國抗日前線的戰斗蹤跡  
天天AV